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推进在北京西站设城市航站楼

  他们与我二对一,这不重要。真正了解这类对话的人都懂,重要的是主持人利君雅女士掌握着议题设置和决定由谁做每一个议题“最后陈述”的权力。老胡肯定是要打“逆风球”的,但老胡还是要去。内地和香港舆论场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很多时候我们这边声音很大,但过滤到那边就变形了。他们那边的声音过滤到这边也是一样,这是双方隔阂的重要原因。

  老胡此行在香港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都是在香港影响力非常大的。我来香港在当地成了新闻,那些媒体因此愿意报道我的意见,这是内地舆论界与香港舆论界沟通的一个机会。

  这样的舆论沟通,谁都不应拿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姿态。从我这方面说,希望的是能在客场把道理讲出来,能让香港电台等港媒受众听得进去,而不是要在“气势”上与对方争个高下。如果特别在意后一点,那老胡的目的一定不是为了与香港的受众沟通,而是有别的“私心杂念”,把这场沟通当成我个人对内地舆论场的某种“秀”。

  说实话,老胡对这次对话的效果还是挺满意的。它在脸书上的直播有1.6万人实时观看,对香港电台的这个栏目来说,这个数字相当高。另外,主持人虽然把提问的犀利都对准了我,而且把每个议题的“最后陈述”大多给了陶杰先生,但我表达出了不少主要观点,有些观点显然是香港社会大多数人从未听说过的。而且我在香港和海外多名朋友收看直播后,第一时间发来信息,认为我的表达方式是香港及海外受众比较容易接受的。

  老胡这几天在香港接受采访,都没有要求对方事前提供采访提纲,也都没有对问题设限,而是在随机交流中每问必答,多个采访被完整播出,这个结果恰是老胡最希望的。与陶杰先生的对话是直播,时间近一个小时,至少在直播时无法剪裁,这是最好的。

  还有一种对话是辩论,对抗赛的那种,专论输赢的,但那不是老胡想要的。

  我必须说,除了对我自己的表现感到满意,我也想对陶杰先生和利君雅女士的表现给予积极评价。他们二人显然存在对我“二打一”的默契,但这是我去香港电台演播室接受这种对话方式时就需要预期并且接受的,而且我觉得他们对这种优势的利用比我之前想的要克制。我参加过美国一家媒体的类似对话,那里对我搞“三打一”,完全是陷阱。后来我拒绝再参加该媒体的“对话”。相比之下,香港电台这次对话给我留下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1 2 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吻戏床大全视频酒店 »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推进在北京西站设城市航站楼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